看香港最快开奖结果

名人牌伪鸡汤泛滥 如是“新文艺腔”真难堪
发布时间:2019-01-19

  若将“假语录”与“真名言”比较,不难发明,前者在后者的基础上,进行了“保留文体、注入鸡汤、仿写加工、假借名人”等数道工序的改造。在语词的包装下,“假语录”似乎优雅了良多,实质上却是鸡汤附体,不外一剂“精力鸦片”。

  有人指出,傍名人的假语录之所以深入人心,很大程度上正得益于心灵鸡汤内核的困惑性。对这种迷惑性,英国临床心理学家史蒂芬・布莱尔思曾在《不靠谱的伪心理学:破解心理呓语的迷思》一书中指出。他认为,心灵鸡汤这样的励志心理学,不过是人们面对复杂古代社会所找到的一种删繁就简的方法,它轻描淡写地把见解、意识跟坚固的事实之间的界限变得含糊,给读者一种富强的自我安慰。

  被修改、杜撰的名人名言在互联网的火上浇油下,未然造成“假语录满天飞”之势。民众频频让名人代言的心态值得深味。更需要引起关注的是,“假语录”备受追捧与“真名言”遭遇冷清这两种气象之间构成的反差。

  活泼在友人圈的名人“俊秀话”,张冠李戴不在少数

  借名人名言抒情言志,是人们表白自我的一种方式。然而近期,这一方式屡遭质疑,马思纯、靳东、井柏然等明星相继成为“假语录”的代言人,引发网友热议。

  假借名人之口熬制的鸡汤,实则一剂“精神鸦片”

  日前,演员马思纯因晒出对张爱玲《第一炉香》一知半解式的离题读后感,而被网友发现其几次三番错用张爱玲语录。一时间,网络上掀起一股名人语录打假风。诸如“你还不来,我怎敢老去”“人生太长,我们怕寂寞,人生太短,咱们怕来不迭”“海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向来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剧中人”等深情款款又措辞精致的短句,都是网友们纠出的张爱玲高频“假语录”。这些年,何止张爱玲“躺枪”,鲁迅、杨绛、林徽因、莫言、麦家等现当代文学史上的不少名家都“难逃此劫”――活跃在友人圈打着他们名号的“漂亮话”,真有很多张冠李戴。

  为什么鸡汤附体、名人加持的“假语录”夺得了大众的心,断章取义、经多次加工的“新文艺腔”颇为盛行,而很多“真名言”以及文学经典备受冷僻?在魏泉看来,“假语录”与“真名言”之间形成的这种反差尤其值得人们寻思。

  在大众有些难堪的阅读趣味背地,掩藏着文学日渐边沿化的趋势。文学的边缘化与网络时代的到来不无关联,但大众趣味的提升则可能通过回归经典原著来实现。在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陈思和传授看来,阅读文学经典对读者而言,是一种练习。这种训练有助于提高读者对文学语言跟文学美感的感想才干与控制才能,进而发现和洞见人性的丰富性,使自己的心田世界丰富起来,滋润起来。经由阅读、思考积淀而来的“雅”,是盲目转发所谓名人语录难以取代的。

  转发语录不如经过浏览养成心坎的“雅”

  2016年杨绛辞世后,人们在朋友圈争相转发“杨绛语录”以表悼念之情。其中,很多人转发的都是这样一句:“我们曾如此渴望福气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美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咱们曾如斯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晓得:世界是自己的,与别人毫无关系。”后经公民文学出版社露面辟谣,人们才知道,所谓“杨绛语录”,出自一篇手写体的《百岁感言》,其文句多半是由网友仿造而成。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也曾因“山寨鸡汤”上热搜――一句“我敬佩两种人:年轻时,陪男人过苦日子的女人;富裕时,陪女人过好日子的男人”傍上了他。这引得莫言本人哭笑不得地感慨,此话“理不糙,可我也想知道这是谁写的”。

  ■本报首席记者 范昕

  实习生 雷钰

  而假借名人之口熬制的鸡汤,更令其得以实现广泛传播。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养魏泉花了很长一段时光研究包括“假语录”在内的“谣言体”。她说,在许多人眼中,名人的语言存在不可辩驳的引导力量。惰性而不谨慎的思维使得他们不愿耗时耗力辨别舆论本身的虚实,甘心让自己的头脑成为别人思维的跑马场,转发引用只为抒发一时之情感。西班牙作家恩里克・比拉-马塔斯曾笑言:“有时候想出一句妙句,然而从我嘴里说出不分量,就假装这是莎士比亚说的,大家都觉得这果然是一句妙句而后广为传播。”

  有人指出,真正的名人名言或者平正朴实,甚至看似其貌不扬,却会带来一种思维的乐趣。比喻,杨绛行文纯朴,带有理性的智慧,不像鸡汤文那样不着边际;张爱玲则最擅长将虱子从富丽的袍子里翻出来,其文学、人生态度简直与心灵鸡汤背道而驰。